主页 > 今日马报 >

A16Z管理合伙人最新书摘:硅谷创投圈早期风投的

更新时间:2019-06-26

  「在上周六的微信文章《硅谷砂山路创投圈的秘密,它就藏在这本书里》中,我们向大家介绍了硅谷顶尖创投机构A16Z管理合伙人Scott Kupor的新书,并向大家征求是否对该书的部分书摘内容感兴趣。

  现应读者的需求,将美国《连线》杂志摘录的书摘内容中文版呈现如下。在这部分内容中,Scott主要分享了在投资早期项目时,风投机构是如何进行投资决策,如何锁定投资标的。

  欢迎您在阅读本篇内容后,分享您的阅读感受,以及在投资中的一些观点和智慧。」

  风投在做早期项目时,很难得到原始数据。很显然,在初创时期,企业通常还没有真正进入市场。因此,当风投机构评估一家初创企业是否值得投资时,定性评估会比定量评估来得更重要。

  “垃圾进,垃圾出”,这句古老的格言特别适合用来形容早期的风投。投资机构没有足够的财务指标,只有创业者拼凑出来的PPT(有的PPT是创始人在与风投机构开会前几个小时才做出来的),无法为一个尚不存在的业务,建立一个有意义的未来潜在收益模型。

  迄今为止,对于早期投资而言,人是最定性的标准,可能也是最重要的标准。初创企业的“业务”,无非就是一个想法和几个成员(有时只有一两个创始人),评估主要会集中在团队上。许多风投机构会深入地研究创始人的背景,看看他们身上有没有能将这个新想法落地的可能性以及背后的效率。这里的基本假设是,创业的想法不是专有的。事实上,风投机构会假设,如果一个想法是个好想法,会有涌现出许多家初创企业来追求它。

  这么一来会最大的问题就是,我作为一个风投家,为什么会支持这只团队,而不是其它可能出现的执行同一想法的团队呢?考虑这个问题的思路是:决定投资某支执行某个特定想法的团队,背后的机会成本是无穷大的。做出一项投资决定,通常意味着风投机构不会再投资另一只执行相同想法的团队了。哪怕这个团队能够更好地实现这个想法。

  那么该如何评估一个创始团队呢?不同的风投机构有不同的方式,这是一定的,但有几个维度是风投机构都会调查的。

  首先,这个创始团队有什么独特的技能、背景或者过往经验,可以将创业的想法落地?关于这点,我的合伙人会用到两个概念:“产品优先的公司”与“公司优先的公司”。

  所谓“产品优先的公司”,即创始人发现或经历了一些特定的问题,使得他们开发出一种产品来解决这个问题,这最终会迫使他们创办一家公司,作为将产品推向市场的工具。

  而“公司优先的公司”是这样的:创始人首先决定要创办一家公司,然后再头脑风暴,开发出一些可能有意思的产品。

  但“产品优先的公司”是真正符合公司形成的自然进程。创始人遇到了现实生活中的问题,这成了创造一个产品(最终是一家公司)的灵感来源——这通常对风投机构非常有吸引力。

  很多人都熟悉产品与市场匹配的概念。这主要是得益于史蒂夫·布兰克(Steve Blank)和埃里克·里兹(Eric Ries)的推广。产品与市场匹配,说明的是一个产品在市场上对消费者非常有吸引力,以至于消费者能够意识到这个产品是用来解决问题的,并且觉得有必要购买这个产品。

  消费者的“喜悦”和重复购买,是产品与市场匹配的典型标志。Airbnb就是这样的产品,Instacart、Pinterest、Lyft、Facebook和Instagram等等也是。作为消费者,我们几乎无法想象,这些产品出现之前我们能够做些什么。这些产品具备突破性和市场的适应性,对客户有着天然的吸引力。

  在对创始人的评估中,创始人与市场的匹配也是同样的道理,这是“产品优先的公司”的必然结果,考量创始团队有没有什么特质,可以实现这个想法。

  这种特质,可能是他们的某种经历——接触过市场中的问题,有一些独特的见解,能够提出一些解决方案。

  Airbnb的创始团队就是这种情况。他们居住旧金山,苦苦维持生计,发现每当城里举行大型的会议时,所有的酒店都会满房。他们就想到,可以把公寓的里一个睡觉的地方租给参会的人,既可以帮他们节省住宿费用,也能帮他们分担租金。于是,Airbnb就诞生了。

  20世纪90年代末,俄里翁·印达维(Orion Hindawi)和他的父亲大卫(David),创办了一家名为BigFix的公司。BigFix是一家软件安全公司,专注端点管理(endpoint management)——公司为个人电脑、笔记本电脑等设备提供虚拟安全的过程。这家公司被卖给IBM后,父子俩决定创办另一家公司Tanium。本质上来说,Tanium就是BigFix的2.0版,吸取了BigFix时期所有的经验教训,结合了过去十年多技术基础设施的变化。如今,Tanium已经是一家世界级的现代端点管理公司。Tanium代表了一种极致——创始人一生都在致力于解决企安全的挑战。

  有时候,熟悉会很奇怪地带来一种轻视,反而是那些来自完全不同专业背景的人,因为离这个行业的问题比较远,实际可能会是一个更好的创始人。

  1967年,赫伯·凯勒尔(Herb Kelleher)等人共同创立了西南航空公司。尽管没有风投支持,西南航空后来成为了一家非常成功的企业。多年后,赫伯在采访中被问及,为什么受过律师培训的他,却成了一位优秀的航空公司创始人呢?赫伯打趣道:“我对航空业一无所知,但我认为,这让我非常有资格开办一家航空公司,因为我们在西南航空进行的尝试,与航空公司传统的做事方式十分不同。”

  从历史上看,上述情况在风投领域并不常见。但随着创业者越来越多地涉足更成熟的行业(特别是那些受监管的行业),有一种不受过往经验束缚的市场观点,实际上会是一个优势。

  在A16Z,我们经常玩笑说,人们倾向于在一个有长期专业经验的领域 “打最后一战”。过往的错误带来的破坏太大,人们更难去以创造性的方式来解决手头的业务难题。如果赫伯熟知航空业所面临的所有挑战,也许逃离这个机会,而不是决定承担风险。

  不管证据是什么,风投机构试图回答的根本问题是:为什么要支持这个创始团队来解决这个问题,而不是等着还有谁对这个问题有更好的理解和方案?我们是不是可以设想,有一支能有能力满足市场需求的团队明天会走进我们的大门?

  特别是,风投机构们会试着确定,一位创始人是否能够围绕着公司使命,讲出引人入胜的故事,从而吸引到优秀的工程师、高管、销售和营销人员等等。

  以及,创始人能否以某种方式来解释公司的愿景,让其他人也想要加入其中?当业务陷入困境(几乎所有创业公司都不可避免),创始人是否能赢难而上,对于退出甚至想都不想一下?

  马克·安德森(Marc Andreessen)和本·霍罗维兹(Ben Horowitz)刚创办Andreessen Horowitz(A16Z)的时候,将这种领导力描述为“极端自负”。他们的理论是,一个人要想成为创始人(这份工作充满失败的可能性),就必须对自己取得成功的能力非常自信,以至于他们会近乎固执自私。

  我们最终放弃了这个词,但原则坚持到了今天:考虑到创业成功的可能性很小,又要面对接连不断的怀疑,你必须得一定程度上“妄想”可以创办一家公司。

  毕竟在现实中,那些可能会成就大企业的创业想法,并非那么显而易见。我的合伙人克里斯·迪克森(Chris Dixon)这样描述风投的工作:投资那些看起来像坏想法的好想法。

  如果你仔细思考可以投资的范围,会有一些好想法看起来的确是好想法,这很诱人,但可能不会产生巨额的回报,因为它们太明显了,会引发过多的竞争,挤压掉经济租金。

  而优秀的风投家,会投资那些看起来像坏想法的好想法。这种点子是隐藏的宝石,可能需要让一个有点妄想或非传统的创始人来寻求。因为如果它们一看就是个好想法,就永远不会产生风险回报。

  归根结底,所有的这些评估,都指向了一个基本原则:大多数想法不是独有的,也不大可能决定创业公司的成败。最终,重要的是执行,而执行来自于一支有着明确愿景,能够齐心协力的团队。118kj开奖



友情链接:

马报,今日马报,马报玄机诗,马报信息中心,香港麒麟马报,马报无字天书,当日玄机马报,九龙报香港马报,今期东方心经马报。